【巍澜/剑三paro】听风吹雪,命与君承(一)

写一下90年代他们的故事,95年代还有番外的戳这里


九十年代最后一日的洛阳战乱,叶落知秋,露正浓,花正瘦,城头日光,照离人心头。清早在洛阳城门那儿聚集了不少玩家,大多不是做日常的。明儿就是新版本的大更新,库瓦察姆、战乱长安的苏曼莎将消失在江湖的长河中。很多恶人浩气站在狭窄的城门顶上,那里有双方阵营的风车团,此时也没有转风车,有一搭没一搭的在那里闲聊。

 

城门下的人在近聊频道调戏城楼上的人。

 

“楼上的各位前辈,在下明教教主张无忌,如果各位信得过在下,请从楼上跳下来,在下会用乾坤大挪移接住你们/鄙视”

 

沈巍混在这群复制党群中,调整了视角望向门顶上。真有人啪叽摔下来,是个小万花,还有个大冰心,掉在沈巍旁边,头顶上的ID灰了。他连读了俩个锋针,把两人拉起来。

 

[花谷小医仙]悄悄地对你说:谢谢花哥!/欣喜/欣喜/欣喜

[花谷小医仙]悄悄地对你说:恭喜花哥拿冠军呀!今天看到真人了qwq

你悄悄地对[花谷小医仙]说:谢谢。

[花谷小医仙]悄悄地对你说:花哥,我想问你昆仑真的不在了嘛qwq

[花谷小医仙]悄悄地对你说:我记得他说过要你们一起拿冠军的

 

誓言难守。

 

如今沈巍再从城楼上跳下来,不会有一个老白发黑金夜斩白的同门把他捡起来,一眼看出他是小白继而在密聊中唠唠叨叨把日常完整地教予他如何如何做。

小万花与他告别后,他继续找个边角处挂机。最后一天,没有人认真做日常的心思,红名绿名混在一起。

 

沈巍今天的打算是挂机一天明天就删号。听风吹雪,与君同承。那个把命予了他一半说要对他负责的人已经不在这个江湖了,他还有什么留下的理由呢。

 

半个小时后,沈巍听到信件提示声音,便就近去了车夫点附近的信使。

 

花哥:

没想到早上看到真人啦,还摔在你旁边好丢人qwq恭喜你们拿到冠军啦!那天我有在弹幕上说,今天看到还是要亲口再说一遍。

其实我原来是昆仑的粉,一直看他打竞技场,九十年代花间下水道是不能改变的事实,他也不气策划,一头安慰我们,一头照样递技改意见,回来给我们写贴子,直播教学。我们老点的粉丝都是看着他教花哥你一步一步从普通的九段选手变成冠军的。

我是真的不相信他会对队友干那种事情。他参加过不止一次比赛,带的都是更有经验的人,虽然都没有走到最后一步,人品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如果花哥有什么证据,一定要去贴吧澄清qwq

 

如果可以,请代替他继续看看大唐的江湖吧,把他愤愤离去的遗憾带着,用大唐的江山,或许能弥补其中一二。

说不定在某一天他还会回来看看。

江湖聚散,一场悲欢,我也要走了。他的号删了,我只有在这里说了,愿他拥有彩色的人生。

 

也祝花哥好。

 

沈巍变主意了,也许有一天他真的会回来,即使他们相隔千里。

 
评论(1)
热度(11)
© 陆九公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