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澜/剑三paro】一场能打菜刀偏要切奶的33(二十二)

前文链接见最后

1

沈巍和林静一起把赵云澜弄回了酒店,等赵云澜睡着之后,他去联系了楚恕之和郭长城。

 

“老楚,这是当年云澜仇人队伍从良的人联系方式,你去找他要当时的聊天记录。”

 

他当时听到真相后,私心存了录音。之所以这么快就决定澄清八一八,他知道鬼面没有把记录放完全,全贴吧的人都在吃瓜,一旦放完全舆论会更加带偏方向,他不在意,然而赵云澜肯定在意。在意的人在床上睡的很熟,脸显得有些苍白,双眼下是略带乌青,安静陷在绵软的枕头中。几年前在无关的矛头恶意指向赵云澜的时候,沈巍被赵云澜很好地安置在他的后背,赵云澜独自面对窗外的风浪;如今他不会再让赵云澜遍体鳞伤,他将是他的盔甲,来守护他的一切。他探了下赵云澜的额头,原先有些滚烫的,赵云澜白日里吃过退烧药,现在恢复了冰凉,然而他感觉到还是那股灼热,想多待一会,赵云澜翻了个身,吓得他赶紧收回手。

 

“小郭,你是帮会的文案,麻烦在你楚哥拿到聊天记录后,在贴吧写一份完整、尽量没有缺陷的反扒,我这里还有当时的录音。”

“好的花哥,我马上。”

 

2

赵云澜是被窗外的阳光晃醒的,直播平台选的酒店采光很好,窗帘拉开就是大大的落地窗接受着明媚的日光。他坐起身发觉头晕好些许多,全身只是略有无力。时间是早上九点半,沈巍给他留了言,说和其他人在酒店对面的网吧练习,如果他起床告诉他,他过来带早饭上楼。

 

他自己溜达下楼去餐厅,点了些清淡的,吃完拎着键盘鼠标站在网吧门口给沈巍回微信。一会儿沈巍出网吧,手上是那天的长围巾,见赵云澜就把围在他脖子上,并勒令赵云澜不准拿下来。

 

“不在酒店好好休息,跑过来干什么?”

 

赵云澜试图解开围巾失败,被沈巍强行拽着一只手,他见上二楼包厢的路没有什么人,趁机用五指勾住沈巍的。

 

“没事,快好了。再说我是队长,决赛装逼都让你们装了,让我吃软饭吗?”

 

沈巍被这句话逗笑了,他没有言语,只是赵云澜的手被沈巍反过来握得越来越紧。

 

3

合练完,太阳高高挂在日头,赵云澜九点多将近十点才吃过早饭,不想吃饭的他被沈巍逼着喝粥后强制送回房间。他赖在沙发上躺着不想回床上睡觉,沈巍无奈从行李箱找到自己的长风衣给赵云澜盖上。酒店的沙发不是很大,沙发上躺着一人,又坐着一人,这让赵云澜的大长腿无处安放,他索性不管那么多靠在沈巍腿上。沈巍也不恼,赵云澜在沙发上有翘二郎腿的毛病,沈巍将他的两条腿规规矩矩放好。

窗帘挡住大部分光线,沈巍仍不放心,单手拿PAD看上午的合练录屏,另外一只手覆在赵云澜脸上为他挡光。赵云澜感受到沈巍手上柔软的温度,就像窗外雨过天晴,上空偶尔掠过几只飞鸟,风和日丽,阳光正好。

 

赵云澜醒来发现他和沈巍在沙发是种奇怪的姿势,沈巍的一只手挡在他脸上,一只手绕过来和他十指紧扣。人是睡着了,手如同牵丝般不依不饶的抓住他,掰开的时候要费很大劲。他的动静太大,沈巍被闹醒了,赵云澜和他嘻嘻哈哈一阵,两人去隔壁敲门喊大庆他们下去吃晚饭。

 

4

去决赛的路上赵云澜死活不肯带那条长围巾,他据理力争现在没有到冬天而且他即将很快恢复正常活力充沛的凛风堡堡主状态。

 

在后台的时候,赵云澜隔着地上九曲十八弯的各种电线和穿梭其中的工作人员,望向已经布置好的炫丽的舞台,十几分钟后他与沈巍还有大庆他们将要在这里为最后的荣誉并肩战斗。沈巍以为他没有想起过去的事情,他这些已经记得七七八八。赵云澜还不适应交相辉映的灯火与虹霓,他觉得有些刺眼,有几条彩色光线穿进来,赵云澜看着地上的影子,似乎看到九十年代最接近冠军的那场,感受真的与二零一四年世界杯阿根廷队痛失冠军一样无力。

 

沈巍逆光望向赵云澜,昔日执笔泼墨青岩的人消逝在战乱洛阳沙尘与灰砾,他身上如今背着北地坚若冰霜的刀,他将成为利刃劈开荆棘,带着他们走向破晓长风。


------------------

ooc属于我

发点糖,决赛之后写,快完结了然后白天实习领导看的紧,只能每天一更了。

(一)(二) (三)(四)(五)

(六)(七)(八)(九)(十)

(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

(十六)(十七)(十八)(十九)(二十)(二十一)

 
评论(5)
热度(37)
© 陆九公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