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澜】时光信箱

清水,时间线原著番外。



  我是一封信,被主人藏在床底的一个盒子里,十一年来,一直和朱砂黄纸为伍。我以为会在这里待到天荒地老,起码要等二、三十年以后才被主人翻出来。但是我没想到这一天这么快就来了。

  记得这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我能感受到阳光从窗棂透射过来。忽然房间大门被重重推开,进来两个人。

  一个人轻车熟路的掀开床板,在各种被淘来的邪魔歪道书籍和没用完的朱砂黄纸中找到放我的盒子打开。他之前的动作像要造反似的,可是找到这个盒子后,却变得小心翼翼,视若珍宝。

  另一人却没有多大好奇,只是一直盯着这人和他手上的动作。

 

  赵云澜上大学的时候有一次户外实践活动,地点是水原。赵云澜本来十分懒得去,但是大庆坚持说要吃海鱼解馋,于是赵云澜就收拾东西去了。

  他们去的地方是一座小镇,靠海。临海的街道上有一家“时光信箱”。就是给十年后的自己写信,可以自己带回去藏起来,也可以交由店主保管。

  那个中二时期的大家包括赵云澜也都被这家店所吸引。

  赵云澜拿到纸以后愣了几下,鬼画符写了几笔然后装在信封里,然后将信封塞进包里就走了。

 

  我是一张精美的信纸,但是拿我写的人,他的笔迹是龙飞凤舞落花流水放荡不羁型的。然后我被装在信封里塞进包里。 

  一天后,等主人回家,我被他郑重地放在一盒子里,塞在床下。

  我看了看邻居,朱砂和黄纸,看到黄纸上那些潦草到一定境界的笔画……

  他不去当草书的书法家确实有点可惜。

 

 “前几天大学同学聚会提到的,十一年前和他们出去玩的时候写的,说什么写给十年后的自己,去年你也知道,忙得很,就忘了,不是他们说这事,我估计这辈子也就不会再看这个了。”

   赵云澜抽出信纸,除了信纸的边角略微泛黄,和十一年前的并未损失分毫。

 “给你看吧,你是看过我便签的,肯定能看得懂我的字。”

   沈巍的眼光从赵云澜身上抽离,打开那张带着十一年前记忆的信纸。

  没想到有人写给十年后的自己,还是和记便签一样写,很像去回答一道简答题。

   上面只有两行:

 

“爸妈身体健康”

“十年后猫粮别涨太多价,不想和死胖子流落街头”

 

  把我拿出来的是主人,我记得。和十一年前在“时光信箱”店里的他,已经大不相同了。

  读这封信的人我有些印象但是忘了是谁,但是我感觉他在读我的时候,手是微微颤抖的。

 

  直到现在沈巍还是有一些固执的意识到,赵云澜是红尘中人,而自己不是,但是他万年前遇到了赵云澜到现在,也被他卷入了这万千世界熙熙攘攘的纷扰之中。

   这字迹和沈巍之前在便签上看到的一样,勉强能看出来是写的什么。

 “要我说,十一年前认识你多好啊,就能把你加上去了。”

   之前林静出事的时候沈巍看过便签,上面紧急一栏,沈巍他自己的名字赫然在上面第一行挂着。

  赵云澜的房间采光不错,加上今天是个大晴天,整个房间沐浴在日光之下。而二人也不顾什么站在阳光底下不能看东西这种,就站在光下看这封信。

  突然赵云澜觉得被阴影挡住了,而后他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其实十一年前,我在外面看着你写信。”

 

  大概是被藏得太久记忆不好吧,其实我是见过这个人的。

  十一年前主人坐在靠窗的地方写信,店外不远处站着一个人一直在看着这边。有个主人的同学喊他说外面有个人站了很久,一直往这边看。

  主人抬头的时候,那边什么都没有,只有路过的旅人。

  我清楚地那人看向这边的眼神。


  十一年间会发生很多事,然而沈巍看赵云澜的眼神,一直没有改变过。

 
评论
热度(24)
© 陆九公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