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九公子

我愿你终老马德里。

【肖王&王肖】我们仍未知道这篇故事的名字

这是年前的联文,我是第一棒,目瞪口呆,剧情三百六十度翻转,手黄再

BlackCat黑貓:

【肖王&王肖群破百人纪念活动】


本活动为击鼓传文,每一棒只能看到前一位的剧情,


故文风突变剧情超展开与BUG为正常现象,请小心食用www


(共17位作者,标记于结尾处)




[1]




二零九零年十月初五,晴,武汉某地墓园。


  今日是我父亲的祭日,他逝去已有四年,这四年来,每年我都会来到墓园扫墓,每次来时都会看到隔壁的墓碑前,有一位两鬓斑白的老人,絮絮叨叨说这些什么。去年我留意了下那块墓碑,上面逝去的人与自己父亲去世于同一日。


  今年母亲的身体好了些,我是陪母亲一道来的,母亲看了看隔壁墓碑上的名字,叹了口气,对我说,隔壁埋葬的人是自己年轻时代的一位电竞大神,巅峰荣耀的前身、荣耀圈的四大战术大师之一。尔后又遇见了那位老人,而今年他的步伐更迟缓些许,母亲盯了他好几眼,对我说来扫墓的这位也是电竞大神。


  他叫王杰希,他是给肖时钦来扫墓的。他扫完墓后,回身时突然一愣,退了几步,面对空气伸出右手,缓缓说道:“时钦?是你?”


  可是四周什么也没有。




[2]


我并不觉得一个迟暮的老人眼前出现已逝同伴的幻象是个好兆头,尤其在墓园这种地方。王杰希愣神片刻,伸出的手垂下轻轻摇了摇头,又重新迈开步子蹒跚离去。身旁的母亲沉思片刻,忽然道:“原来已经那么多年了。”她看了一眼肖时钦的墓碑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最终也只是一声长叹。


从墓园回到家,我的思绪一直被母亲那声叹息牵引着。是感慨、是惋惜、是遗憾,却又带着一种庆幸。我不禁开始思考,他们年轻时究竟有着怎样的过去。在搜索框内输入荣耀以及他们的名字,几十年前的信息很快列满了一屏幕,其中较为瞩目的是一条荣耀世界邀请赛夺冠的新闻。久远的网页打开时格外缓慢,一张合影一点一点加载出来,我看见了许多年轻的面孔。通过队服编号,我找到了队伍中的两人,他们并肩站在一起,王杰希勾搭着肖时钦的肩膀,脸上洋溢着笑容。


当我浏览到最后,在这条新闻的下方,有着另两条新闻的标题链接。


「新黄金一代,荣耀的传承与告别」


「荣耀职业联赛第十三赛季微草战队队长王杰希、雷霆战队队长肖时钦宣布退役」




[3]


我看了看这条古董新闻的日期,不禁开始好奇,他们退役之后去做了什么呢?王杰希经常给我讲故事,故事的开头总是很乏味,不是“有一个人”就是“有两个人”,后续却很精彩,他算人算己算前程;他们斗天斗地斗魔王。王杰希说这些故事都是他编的。但其中强大的逻辑性和连续性让我不得不怀疑这就是他和肖时钦的故事,可能还掺杂了一点儿生灵灭和王不留行的剧情,但总跑不出他们俩,跑不出荣耀的圈子。


肖时钦去世之后的这么多年里,没有了荣耀,也没有了爱人,王杰希就不再工作了,每天把自己关在房子里,像是要回归祖业的样子。这个家族有通灵的能力,王杰希是其中的佼佼者,连我都跟着他学了点儿五行八卦的皮毛。我忽然想起今天在墓园里,他说自己看见了肖时钦,如果这不是一个垂暮老人的幻觉呢?联想到分别时他蹒跚却急促的脚步,我的脊背莫名升起了一股寒气。我的脑中忽然涌出许多他讲过的故事:一开始,“有一个人”温柔又狡黠;后来,“有两个人”相伴冒险;再后来呢,又变成“有一个人”,孤独求索,想要重建属于他们的世界,让走远的灵魂重逢。


  王杰希,你该不会是想把他找回来吧?或者说,你想和他团聚?在属于你们的世界里——荣耀?




[4]




我的猜测也许是正确的,尽管它在科学当道的现在愚蠢又荒谬。


时间的推移不可抵挡,无法影响,更不要说逆流。


自有序到无序是让我们活下去的本质。


就算他回来又如何,当他生命凋零的一瞬,他的心智也一同凋零。离去之人永远不可能再回来。


以上这些,都是我骗自己的理由,我劝告自己的话。而摒弃这些,冥冥之中,我感到什么在召唤我,我无法违抗。


我疯了一般的回到那栋房子,回到墓园,白发苍苍的他站在那里,没有回头看我,老式毡帽在风中摇摇欲坠。


他抬起手,像是轻柔地摩挲着恋人的头发与脸庞,眼神平淡而满足。


柔发缠绕着他的手指,我参不透他的表情。


虔诚与苦痛缠绕着他的身体,禁锢着他的信仰。


“情人就是那不在身边的人;而且就算他在,也永远消除不了他流离他方的幻觉,与自己被留在原地无法追随的惆怅。”


那爱人也许是即使离去也与你同床共枕的人,用冰冷僵硬的身躯温暖一个又一个冰冷的长夜;又或者他从未离去。


也许他们都能用同一个词语来表示,Pathos,对于远方人无尽的相思、渴求与执念。


我不禁想:王杰希,你真是疯了。


There's no relief, I see you in my sleep


And everybody's rushing me, but I can feel you touching me


There's no release, I feel you in my dreams


Telling me I'm fine




Loving you forever, can't be wrong


Even though you're not here, won't move on




[5]




然而,我无法不怀疑,我也疯了。


因为我是那么样的想要相信王杰希。


“他回来了……是吗?”我颤抖的问,恐惧却又期待着。


王杰希没有回答,他只是转头看向我,但那被称赞为蕴含星辰的双眼看的却是我身后更远的地方。


然后他向我走来,步伐越近他的容貌越像是当初见过的照片一样,头发变黑、衣服和老旧的毡帽焕然一新。而最终与我错身而过的时候,王杰希已经完全就是当初他和那个人初次见面时的模样。




我一动也不动,只是任由泪流满面。




 “好,OK!今天就到这里!”




随着导演叫停,我胡乱擦了把眼泪松了口气。身为配角跟主角王杰希对手戏却还不少,压力山大。




但真不亏是我偶像王巨巨,刚才他那内敛疯狂压抑爆发的眼神真是让我的小心脏到现在都还有点儿跳,王巨巨你这么狂霸酷炫屌你家里人知道吗!




正当我想扑过去以请教之名行跪舔之实的时候,导演窜了出来:“王大眼你刚那小眼神不错值得夸奖!看着就知道在思春!该不会是真有喜欢的人了吧!”据说导演黄少天跟影帝王杰希那是有着各种说不清道不明,总之见面就要掐偏又老爱找对方拍戏的纠葛关系,我很机智的闪到边上去,嗷嗷嗷,八卦!偶像的八卦!求!




接着男神对导演神秘的一笑,云淡风轻优雅高贵的回了:“关你屁事。”




……感觉导演跟我的心都要碎了呢,影帝你的形象啊!




然而冷酷无情无理取闹的男神转眼间就已经走了好远,只留下在后面吵闹的导演和默默在心里尔康手的我。




不过看男神的步伐如此荡漾,想必一定是有甚么好事吧!




[6]


把吵闹的导演撇在身后,王杰希离开摄影棚,走向停车场。黄少天的判断没错,他确实有喜欢的人了。此刻的雀跃,也是因为知道很快就能见到自己那喜欢的人。


王杰希有很多不同的身份,当红演员只是其中一个。而像他这样的人,必然有着不少秘密。最不为人知的,就是他喜欢同性这件事,毕竟自愿给他生猴子的粉丝至少能绕帝都一圈,王杰希自然不会声张。


王杰希不惯用司机,所以他坐进驾驶座,从置物架上翻出一部手机。手机是已经停产的翻盖机,除了拨电话外根本没其他用途。手机里没存任何联络人,不过他随手便拨出一个号码,电话没响多久便接通了。


“喂?”


“嗯。”


“忙完了?”


“如果待会能全身而退的话。”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一会,“在我这里你没必要演。”


王杰希笑笑没回答。所有的措施都只是小心至上,一切都是为了保护他喜欢的人而已。


“我在这边等你。”说毕便把电话挂掉。


王杰希收好电话,发动车子驶出去。前方等着他的固然可怕,可是要是解决的话便再无后顾之忧了。想及此他又扬起一个喜悦的笑容。或许是因为太过期待接下来的会面吧,心情愉快的他没有注意到躲在停车场一隅的人影。人影勾起一个冷笑。


意外,将要发生了。 




[7]




肖时钦疲惫不堪的挂掉电话,佯装精神的几句对话就已经耗尽他剩余的体力了。


「没有异常。」把枪口从对方太阳穴上移开,青年低声对无线电报备着。


「他什么都不知道!」肖时钦心乱如麻地紧闭双眼再睁开,试图在短暂的时间内冷静下来,「孙队,你们这么做是没有意义的。」


「我们不会伤害你的,小事情。」孙翔躲避着前队员质疑的眼神,「你只是最后、最后的保险......」


肖时钦很清楚他实际上是个心肠好的年轻人,这次针对王杰希的行动特地选择威胁自己的任务或许也是怕自己受罪。不过比起自己,肖时钦还是更为担心那个意外单纯的当红演员。




「但他可是魔术师啊。」他轻声对自己说。




魔术师的车平稳滑过停车场转角时,突然一个颠簸,刺耳的男声从没有打开的收音机内传出,「炸弹倒数计时,三十秒,二十九,二十八——」


炸弹?


王杰希当机立断地开门下车,故作若无其事地环视周遭的阴暗处和监视器。


炸弹如此快就要引爆,表示监视的人还在停车场里吗?


还刻意给他提醒和逃脱的时间,王杰希露出一个称不上喜悦的笑容,「说到演戏,至少别和我比吧。」趁虚而入也不是这种方法。


可还有人在等着呢,想到这里他心情稍微缓和了下来,掏出藏在大衣口袋的半自动手枪,对准自己的脑门。




炸弹计时瞬间停止。




「这只是道具枪而已,出来吧。」王杰希扣着板机的手指松了开,枪托绕了修长漂亮的手指一圈后随重力落到了地上,「我只是想要保护他而已,有必要这样阻止我吗?」




踩着地上的枪械,王杰希似笑非笑地望向停车场一个不远的角落。 




[8]




“果然当初就不应该同意你出来。”男人从阴影中走出来,及肩的长发很好的掩盖住了他非同寻常的耳朵,“人类的地方玩的够了也该回去了,任务转交给木恩了你应该知道的。”
“你什么时候见过我把做到一半的任务放弃?”王杰希笑笑,蹲下身把枪捡起来,塞回腰间的枪套里。拉开车门,显然是准备要走了,对面那个人没有说话,一时间静的只有鞋底与水泥地面的摩擦声。王杰希停了下来,手搭在车门上看向那个人:“方士谦,林杰的事情现在也过去了,再对着我干也没用,替我回复‘讯者’任务结束之前我不会回去的。”
实际是来送扫帚的方士谦握着扫帚看着王杰希的车的背影,切了一声:“拽什么拽,有车了扫帚都不用了!”


王杰希是赶着去巧遇肖时钦来着,在公司门口送自己的经理人回家,至少护得住他不在路上出事。原本是想要问下近况……王杰希在等红灯的时候歪头看看副驾驶上已经睡着的青年,双眼下的青色看着都觉得心疼,不知道之前是劳累了多久。不舍得把人叫醒,王杰希安安静静地把车开到了自己的住处。

“肖时钦没有回来……”孙翔有点支吾的向上面报告。
对讲机里沙沙的没有回复,良久,对面叹了口气:“换人了,孙翔你可以回到总部了。”
“……是。”孙翔咬咬牙,只希望当初一口答应他就去见见王杰希证明自己的生活还在正轨,还是会回来的人能平平安安的。
但若换了人,那恐怕是凶多吉少。


 


[9]




小心翼翼地把肖时钦抱上床,王杰希正回身打算为他找床被子,冷不丁被肖时钦抓住了手腕,意欲抽手而出,却在瞥见他眼睫下青灰的色泽时软了心,任由他这么握着,索性扯了条毯子来,坐在床头也静静地闭目养神,精神却不敢丝毫懈怠,始终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守护着他的经理人的安宁。
肖时钦太累了,始终没有醒。
王杰希摸了摸腰间的枪,手指一划,霍然拔枪而出,单手甩枪上膛,食指稳稳扣住扳机,直指着防盗门上的猫眼,屏息凝神,沉默不语。
 
“那个来替换的要我去接应吗?”孙翔在挂断对讲机前问了一句,拳头攥得很紧。
“不用。”那头斩钉截铁地回答,语气中的冰冷刺骨隔着电波依然清晰可辨,“它已经到了。”
 
“拽什么拽?”站在王杰希家外面的方士谦拨了一下挡住尖尖的耳朵的长发,掂了掂手中的扫帚,“有了车连扫帚也不要,活该被打死!”他愤愤地念叨着,却举起扫帚,对着王杰希的门猛地拍了下去,“快递快递!灭绝星尘快递!王大眼你给我出来!” 




[10]




王杰希举着枪,任凭外面那人从送快递嚎到查水表,八风不动死不应门。
方士谦是吧,你有本事堵门口,你有本事进来啊!一个电话就想换人?逗我吗!
防盗门锁发出响动。王杰希稍稍偏头,发梢间露出一个有异于普通人的耳朵尖,很快又被巧妙地遮住。
肖时钦还在里屋睡着,王杰希一万个不想吵醒他,但今天这事儿没法善了。
撬吧,你敢撬门进来,我就敢开枪!一想到肖时钦的样子,王杰希就咬牙切齿。同族又如何?那群坑货,把他好好的一个经理人折腾成这个样子,连他都差点没被这群白痴打死。
王杰希要还能心平气和,他就不是人!
……好吧,他的确不是人。

方士谦被王杰希家的防盗门气得直跳脚。他那扫帚能跑路能拍人还能扫地,可不会开锁啊!
拽着锁眼里戳满了桔杆的防盗门把手,方士谦边踹门边吼:“王大眼!你他娘的给老子开门啊!快递还要不要了啊喂!”
“别喊啦,小伙子!”楼梯上下来一个扔垃圾的大妈。“这家上周刚搬走,没人啦!”

孙翔接到消息时,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它在小事情那边!你这个蠢货!”
对讲机里传来剧烈的空气摩擦声,方士谦的吼声几乎被淹没:“还以为赶上了呢!弄错情报的是你吧!蠢货!”

王杰希站在大开的门前,两眼瞪成了一般大。
一身休闲服的林杰笑容可掬地站在门口,慢慢摘掉头上的鸭舌帽,露出与王杰希如出一撤的尖耳。
“这不可能!”王杰希的手抖得几乎握不住枪。“林……你不是林杰!你是谁!”




[11]




王杰希磨了磨牙,碰的一声把门关上。门外的人愣了几秒,然后开启了雪姨的拍门技巧。


王杰希一脸【我什么都听不到】的样子回到了房间,把床上还在睡的肖时钦轻轻抱在怀里。你是我的,谁都抢不走。


门外的林杰摸了摸鼻尖,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对着关上的门笑了笑继续敲门“小王啊,我不是来伤害你们的,开开门让我进去躲躲”林杰看着手机上的定位点,孙翔和方士谦的红点汇聚、并往这个方位移动,一边慢条斯理的用雪姨的方式敲着门说着话。


王杰希开启了洪荒之力然后…………


【不对剧本错了】


王杰希开开了门,将一瓶防狼喷雾全部喷在林杰脸上,然后抱着迷糊不清的肖时钦从窗口跳下,展开了飞行翼飞向远处,他知道只有一个人会帮他们。


是的,他就是高英杰。


孙翔和方士谦赶到林杰的所在地时,林杰晕倒在门口,身边有个字条。


【这是你们逼我的,别来打扰我和肖时钦。owO】


“又让他给跑了,这叫什么事儿啊!”


“再不找到那谁就要发火了,赶快找找,先弄醒林杰再说。”


然后两个人背着昏过去的林杰走了。




[12]




此时肖时钦悠悠醒转,稍稍偏转视线就看到了一旁趴在床沿边上打盹的王杰希。他四下打量一番,借着熹微晨光,依稀辨认出来此处似乎是高英杰的一处私宅。王杰希既然把他都逮到了这里,一定是林杰那里步步紧逼得厉害了。
他试探着伸了伸手去拨弄他面前的刘海,心里却在思考怎么和王杰希说他准备了很久的惊喜——接连的奔逃让他们身心俱疲,是时候有些开心的事情来安抚一下他们紧绷的神经了。
王杰希似乎感受到了肖时钦的动作,睫毛颤了颤,慢慢睁开了眼睛。
“醒了?”他模糊地朝肖时钦那个方向看去,“最近都没休息好,怎么不多睡一会?”
“我休息好了。”肖时钦微微笑了下,“杰希你也是,怎么不去床上睡?”
“这不是担心你吗?”王杰希握住了肖时钦的手,感受到他还是有些略高于常人的体温,“你前阵子总是低烧,我总想着要赶紧把你带出来,免得林杰方士谦,还有他们上头的人把你闹得更没法好好休息。”
肖时钦刚想要说点什么,一阵恶心感突然翻涌了上来。他急忙推开王杰希的手,捂住自己的嘴伏在了床边干呕起来。
“怎么了?”王杰希连忙上前给他顺气,“好好的怎么干呕起来了?”
说完自己却也想到了什么,眼中燃起了些狂喜的神色:“是不是……?”
肖时钦好不容易缓过劲来,满面潮红地点了点头。
“杰希,我们要当爸爸了。” 




[13]




王杰希:“哇哦!”


肖时钦:“演的太假了。”


王杰希:“这要我怎么真实,你刚才演的也很假好么……你有东西要送我?”


肖时钦坐起身子,从搭在床尾的一堆衣服里找出自己的马甲,手指伸进口袋掏了掏,拿出一对领带钉:“一人一个。兵荒马乱的一直没能给你,微型对讲器,电磁隐形而且有定位功能,基本不会被发现。如果我这次最后还是被他们抓回去,至少你还有得追。”


王杰希收下袖口,却是摇了摇头:“这次不会。你再休息一会儿,我去厨房看看有没有能吃的。”


“一块儿吧,现在特别想跟你贴在一起。”肖时钦掀开被子蹭下床,还是很不舒服,他站在床边平息了好一会儿,才跟上一直等在门口的王杰希,两人一起下到一楼。


高英杰的房子很大。因为担心有搜索的人靠近这里导致被发现行迹,两人并没有开灯。摸黑找到厨房,肖时钦直奔冰箱一把拉开:“……小高这冰箱,还挺,嗯,防腐的。”


王杰希凑过去看了看。从上到下从左到右堆满了速冻水饺速冻汤圆方便面和即食汤包。


肖时钦从里面扯出一袋抹茶汤圆:“吃这个吧。”


王杰希不死心的去挨个儿开剩下的柜子壁橱啥的,希望能找出点吃完了不用后悔的食材。


翻着翻着,他就蹲在地上,盯着打开的柜门不动了:“时钦,你来看这个。”


肖时钦搁下手里的活,走过去贴着王杰希蹲下。然后他对着柜子里,轻轻的“哟呵”一声。


里面什么都没有。柜门打开,露出的是一条不知会抵达何方的通道。




[14]




王杰希觉得自己之后有必要好好教训一下高英杰。瞧这地道是怎么弄的,一点儿都不隐蔽……不过话说回来英杰也不是那么不谨慎的人,于是另一个可能性便昭然若揭了。




  “会不会有诈?”肖时钦站在他身边,犹豫着问。




  “有可能。”王杰希点头:“可我不得不说,使诈的那人要不就当我们是白痴,要不就是有恃无恐,看准了我们只有这条路走。”




  他笑了笑,若无其事地加了一句:“当然,我们的确也只有走这里……毕竟外面都被包围住了,随时都有可能攻进来。”




  “所以说明知有诈都只得上了,现在就跑我们的主动权反而更多一些。”肖时钦接下去。




  他虽然是足智多谋的人,可是是胜在心思细密,隐藏自己情绪那是不太擅长的。一想到还是要受制于人,他的脸色稍稍沉了下来。王杰希见状,握住他的手,缓缓道:“其实我们也不一定要马上离开。”




  肖时钦想了想便明白了他的想法:“他们还是忌惮你有什么出其不意的动作,毕竟你可是魔术师。所以他们必须等上头下达命令才能进攻……大概还要几小时吧。”




  “所以你现在有了吃汤圆与休息一会的时间,顺便让地道另一头的人焦躁一下。”王杰希点头,稍为开心了一点。




  “啊,还有。”




  “嗯?”




  “我不吃抹茶甜点。把那个芝麻馅儿的拿出来煮了吧。”




  “噗……好好好。”




  


  吃饱后再小睡了一会,两人再次开始逃亡。




  地道虽然狭窄,可是干燥而清洁,而且显然是新建不久。王杰希举着手电筒走在前头,肖时钦看着他的背影,心里竟就此慢慢地平静了下来。他一直处于害怕自己被抓回去的不安之中,这是头一回有人能让他有平静的感觉。




  在地道那头等待着他们的人,出乎两人的意料,是他们所熟悉的人。




  “怎么是你。”光听声音都能听出王杰希此刻的不爽。




  “我说老王你怎么说话呢,感恩一下行不行……我刚帮你跟你小男友引开了追兵呢。” 




[15]




“方神啊。”王杰希松了口气“我还以为要面对的是千军万马奔腾不息呢。”


也算是到了安全地带吧,王杰希想。


“什么味啊。”方士谦皱眉“芝麻汤圆?”


“嗯。”肖时钦不好意思地点头,合着他和王杰希在地道里吃汤圆,方神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这儿……


“我让林杰先回去吃火锅了了。”方士谦道“计划里就差你俩了。”


方士谦还是很有能力的,肖时钦想,让人瞬间歉意全无的能力。


“现在回去还能吃到一些罂粟壳吧。”方士谦补刀说“不知道林杰会不会给你们留。”


肯定不会了,有也给你了。王杰希默默说。




“柳非再来一杯!”戴妍琦一脚踏在桌上,举着酒杯道。


“干了就……”柳非说着真带劲突然就没声了,起哄的不起哄了,划拳的不划拳了。


“队长你来了!”戴妍琦看着门口,咬唇道“辛苦你了,还要回家!”


“嗯,回来了。”肖时钦笑着说,被追杀了这么久,经历了这么多。总算回来了。


“正好主将们回来了。”林杰站起来,有点因为醉酒而摇晃“后日就狠狠咬他们一口,这么多年他们也猖狂到头了!”


“对!”王杰希拿了两杯酒“为我们的荣耀!”




“准备好了,行动……”


“开始!”




王杰希和肖时钦一组,目的不是别的最强移动火力擒贼先擒王。


“监控还是很密集的……”肖时钦压了压帽子说。


“等下一个口再说吧。”王杰希不刻意地在监控视线的死角给了肖时钦一个吻。




别死。




[16]




这一组的任务就是搞破坏顺便打扫战场而已,政组那边可是情况险恶到连叶·嘴炮max·嘲讽脸·修都出动了。务必让‘它们’重新感受到恐惧,自冰川世纪后在巨大冰凌里苦苦挣扎的最大恐惧!




“先去1号区看看,根据虫流方向和奥尔兹气味推断”,肖时钦扶了下特制风镜接着说,“王座必定在那里。”


“恩。”




王杰希展开巨大的翼克赛艇,自动识别调校周围景物的薄膜瞬间融入深沉的夜色,他稳稳的踩住横杆,只剩一袭紧身衣的肖时钦被他紧紧地裹在怀里,没办法双人艇目标太大,而除了特殊材质的所有衣物都会引起惊动。两人降落在王座最大斜角界线外,对视一眼,开始分头行动。




肖时钦全神贯注计算风镜上流动的数据流,绿色的数字狂风骤雨的潮涌而来,他皱着眉示意王杰希方向不对,但是处在这么浓烈的奥尔兹气味中他们根本不可能绕到另一侧去,除非......有人甘愿成为‘饵食’。




王杰希停下手里正在灌装的‘十七号熔岩烧瓶’,压住肖时钦的肩膀,不对称的双眼中是同样的警示神色,‘不许去!’。




情况顿时陷入僵局。




肖时钦微笑着拉下王杰希的脖子,四唇相贴,翕动的唇瓣仿佛是心灵契合的钩锁。




锋利的战术刀割开腕部衣袖,精巧的手表和风镜几分钟后被肖时钦组合成了一个机器人,王杰希把袖珍版的即时触发爆弹绑在机器人身上,用力的抛出去。




“上!”




冲天的火光撩起大片粉尘,静默一瞬后人耳捕捉不到的无声的哀嚎响遍整个山谷。




[17]




        “CONGRATULATIONS.


        冰冷的电子音不知从何处传来,伴随着游戏中才有的庆祝胜利的横幅出现在这前一秒还被肖时钦认为是现实世界的夜幕中,“哈?这是什么?”他颇为惊讶地皱起了眉头开口,但随之而来的却更加匪夷所思:爆炸造成的冲天火光与粉尘,少量幸免并逃散的虫族一并消失了去,甚至风镜上的数据中再没有了属于奥尔兹气味的波动,甚至气温都回升了些,只余下安逸黑暗中的一切如常——倒好像之前经历的种种都未曾存在过那样了。


        “看来,Game over了啊。”肖时钦听到王杰希轻轻地叹了口气,攥着他的手意外的有些迟疑。


        “你说什么?”到底是被称为四大战术大师之一的人,他很快反应了过来,随之却不知道此刻应该有什么想法了,“你早知道这是个游戏?但为什么……


        他没有问完,因为身旁的人忽然堵上了他的唇,朝夕相处的默契让肖时钦能够品位出王杰希的吻中所蕴含的歉意,与往常一样涌来的爱意,以及,温热的液体打在了他的脸上,滑过脸颊后让他感受到了苦涩的咸,他觉得今天的所有事都足以让他不再惊讶,而这当然不包括他第一次看见爱人的落泪。


        头痛欲裂。


        世界很快的崩坏但肖时钦甚至无暇去看,被不知什么力量阻隔着的记忆在打开了阀门后疯狂的冲击着他的意识,最后的最后他只在恍惚间听见随着世界一同消失的王杰希仔仔细细的说了声:“再见,肖时钦。”那个仿佛知悉他一切疑问的人一字一顿地念着他的名字,温柔地不可思议地讲述着无可避免的告别。


        “所以,这一切都只是游戏吗……


         不过这些都无关紧要啊……


         但难道连你也不是真实的吗……


         王杰希,我好想你……


        政府叫停了一切有关 VirtualReality项目的实验与发表,人们的游戏再一次回到了键盘与鼠标的时代。


        于是,我们这些观众当然不难想象在很久以后的某一天,在平面的电脑屏幕的荣耀的世界中,王不留行再次遇到了他的生灵灭,双方大打出手;亦可以想象王杰希与肖时钦再次相拥的美好画面。


        你问再后来?


        咳,我们还是不要再围观下去了……




===============================


感谢作者们参加,顺序名单:


  @Ekaterina  @沫雨成潦   @这里会有很多坑  @劝君莫语  @Pointless 


 @杉宮疾風  @穆凡凡凡凡  @言九公子  @沧叶·铃   @肖时钦    @YRUSoSweet   @小璇双持AL道   @山有木兮林有方   @花会败_新年大家要好好拜年啊……   @十年—没有猫饼   @OPHER 遙陌 


群号依旧为 372537234  欢迎来玩耍以及殴打作者XD

评论
热度(130)

© 陆九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