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九公子

我愿你终老马德里。

【双鬼】倒叙歌•死生契阔

 @怜中戏喻 的双鬼点文(我换了头像和昵称你还记得我吗QAQ) 本来准备写剑三paro,剧情就变成BE,大过年的,写点在一起的,设定是在上次写的喻黄仙侠的后续,带一点点喻队和黄少,希望不要介意QAQ

【总目录】

(一)
“阿策,开始吧。”
对面沉默已久的虚空界主之一执起红莲天舞,划过臂上,滴血入祭坛。大祭时刻,李轩竟然一丝紧张都不在外表流露,只见四轮天舞起,同是滴血玲珑入坛上方寸之间。万丈光芒出,祭坛上浮于结界之上,光汇聚于中央。两把太刀,为契约之刀,幻化红莲与四轮,为爱复生之时,为祭之人刻下永生契章,不离不弃。
“不出意外,黄少天会成功复生,至于之后喻谷主与他如何,都是后事。对于喻谷主而言,他活着最重要。”虚空界两位界主于祭坛下方,遥望上空,李轩不执太刀的手紧攥吴羽策的,而为攥住的那人的视线不离,却与李轩挨得更近,几乎贴身而立。

(二)
从前山至后山祭坛的路不近,本他们三人可驾云而至,而不约而同选择徒步越之。路上的界中弟子已然退下,除了阵阵阴风,在人间此时本是寒冬腊月,仙界之人无需畏寒,奈李轩自幼体质偏寒,遇着阴风,不免有感。吴羽策觉察到,数十年、百年如一日的默契,在袍中暗自握住李轩的手。当走在道上阴冷之风挂过时,总是如此。此刻喻文州走在后面虽强颜欢笑,神情恍惚,但这小动作没看出来。吴羽策记得叶修偶然间看过他们之间的举动,一笑而过,眼神明显透着丝不易察觉的寂寞,至于其因,不得而知。

(三)
“喻谷主,容我与李轩商量片刻,稍等。”吴羽策听完喻谷主所述,立刻道主,李轩会意,命殿中弟子好生招待蓝雨谷主,便与吴羽策步入后殿。他装作不经意拨弄香炉中的逢山香,沾了沾炉中沉积多时的香灰,对窗前沉思人道“该叫弟子倒香灰,不然该满了。”喻谷主所求之事急上加急,而此时虚空界主之一,竟然说着闲话。

“一定要帮。”在见到谷主时,看吴羽策,李轩就知道他会说出这四个字,干净利落。

他们与此二人不同,同为界主,不受伦法之束,若彼此相爱,有仙界前人先例,旁人更不会说上什么。掌虚空之顶仙法,太刀赐于二人时,便于二人之身定下契约,以逢山朱砂刻于臂上,永世痕迹不灭。若有一人生命垂危,太刀招另一人刀上仙力援之。要他们其中一人死,怕是没那么容易。他们未体会过恋人生离死别的感受,但此时的喻文州的内心,恐怕离崩溃只有一步之遥了吧。

“我想过,如果我和阿策这般……?”

世事瞬息万变,说不定下回就轮到他们分离。吴羽策想起当时方锐去兴欣的时候,同林敬言又为相隔万里之外,他开玩笑说了句“怎么呼啸也受不了你的性子?”方锐一笑置之,背影落寞。自太刀授予他们二人起,他们从未分离过。

“李轩,不会的,虚空界主,不可只留一。”

眼前人嘴角勾笑,明是青年人却风情万种。拥人入怀,不知是祭前的紧张还是真的想到若是有那一天的慌乱,李轩死死地拥住,吴羽策一声不吭,任由人为之。

(四)
大抵没有体会过分离的痛苦,他和吴羽策只差了一年,相遇后一直待在一起,外出办事几乎都是一起,成为恋人水到渠成,李轩向吴羽策道了自己的心意,吴羽策本就有意图,便一口应下了,倒是应了场上刚劲的战风,毫不拖泥带水。仙界明修栈道的有,暗度陈仓的也有,藏着不说出口的更有不少。

太刀授予二人,已立下契约,可这二人的契约,却执意要在对方身上定下永生永世,直到逢山崩,虚空水竭。

出了大事仙界的人都知道,故而下头来客讲的时候,李轩有些神思恍惚。他和吴羽策的事情很早之前大概都知道了,私下却平淡如水,二人静静享受这份静谧。虚空结界少阳,偶尔太阳出来,阳光下执手赏风景乐在其中。李轩印象最深的是,一次仙界开蟠桃会,桃子被小辈多次了几个,结果不够分,当时没吃到,没想到吴羽策不动声色藏了一个在会后与他。

李轩每次开蟠桃会,必吃一个,从未间断过,这为习惯,吴羽策了如指掌。

“都多大的人了还藏。”吴羽策对李轩这话翻了个白眼,提醒李轩再不吃蟠桃就与普通的并无二异。

(五)
李轩和吴羽策知道事情出了后,那人必定要来虚空结界一趟,以求爱人复生。

(六)
仙人本无情,偏偏出了多少个痴情种。

评论(2)
热度(21)

© 陆九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