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九公子

我愿你终老马德里。

【黄少天/楚云秀】四九东门送君去(语c)

黄少天/楚云秀 无cp向古风paro语c戏 ooc崩皮啥的QAQ

瞎起题目名w

黄少天: @晨曦方澈  楚云秀:lo主

小小黑了把老王,但是我们是爱他的!都怪我们群里庙药一到游戏x打得不可开交,安利下群号482558141


黄少天:

(接到旨意那刻,叹了句该来的总是要来。奉旨行滇省查案是大事,收拾一二也无多杂物,便是出发。往日四九城胡闹多有三五老友陪伴,此番我出京他们自是十里长亭相送,一个也少不了。一群人热热闹闹聊了好一会儿,我看时间不早,高声一句)
:“今日谢谢各位相送,此番出去,可是要过了年关回转,没了我在,大家日后聚会可别觉得太寂寞啊!”
(众人大笑,俏皮话儿成打向我袭来,左右来回回合纷纷下场,我又把碗往一人面前一搁)
:“云秀姐,不必再送了,十里长亭,终有一别,再走下去可是要跟着我出京畿了,姐姐就先回罢。平日多有赖姐姐照顾,这酒我敬你。”


楚云秀:

【明是同岁,偏自己比他大数月,从认识开始,跟在自己后面喊道云秀姐。圣上的旨意早已传遍京城,有四大谋士之一的喻文州伴其左右,往滇省查案,确无需担忧。临别日,不同平日,自己反而如平时的他,絮絮叨叨想说得太多,低头踹其一脚,却转头对文州道。】
这小子要是敢乱来,就搬出我的名头。
【话当然是这样说,自己心里有数,他怎会乱来。端起酒盏饮尽。】行了,你赶紧走。


黄少天:

:“哎哟!姐姐你怎又踹我?踹我也就罢了还要调侃我,你说我要是不靠谱陛下会将此事交于我去做?你且放心吧,剑圣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说着拿着空碗比划比划两下,逗得周围哄堂大笑。这“剑圣”名号也是当年城东纨绔子弟间的戏称罢了,虽说功夫的确是懂,但离刀剑一道称得上一个圣字远着呢。瞧她将酒饮尽,又道)
:“人家都不舍得我走,姐姐这是赶我走吗?弟弟好——伤——心——啊!”


楚云秀:

送完你这一趟,我得赶回府里训那帮小子姑娘。
【用手里近来京城中流传的戏文册子拍了拍他的头,从府到长亭距离不远,马车上全靠册子打发。】
【自己府中终究与他们的不同,两名新进女将,加上自己,在京城中虽有巾帼名气,免不了冠上不够强硬四字。那两姑娘是双生,谁也离不开谁,自己有意改之,无法。眼前的小子倒是应了油嘴滑舌,语气其中,让人舍不得。】赶紧走赶紧回来,和老叶他们办正事的时候别吵来吵去。


黄少天:

:“疼疼疼疼疼。”
(手上虚挡二三,终究没半分力落她册子上,知她只是玩笑也不用多少力气,自然挡得也没有半分诚意。脸上做出吃痛的表情,呼疼两句也算应景。姐姐府中事多,不比我来的悠闲,正是如此才该劝她回去。又听得一句吵,恨不得跳个三尺高来比划)
:“我们那可是讨论!是讨论!哪里算得上吵?不就是为了气氛不至于僵死才落下面子胡闹两句,要是没了我,姐姐你可说说,往日那些事儿是不是该结慢两分?是不是?”


楚云秀:

还说?没过半个时辰正事就扯到闲话上。
【大抵是我们尚年轻,老叶那一辈而立之年尚未到,朝中老臣重臣仍然鼎立,虽在政事上,各人坚守各人应有的利益,可说毫不留情,私下却关系不错。有时候上头交待下来的事情,需要大伙商讨的,这小子、老叶和张佳乐在场,再带上方锐,热闹得如茶馆似的。】说归说,老叶也去的话,多在旁边学着点。


黄少天:

:“大大小小都是事儿,还不如一起解,反正最后也顺利。”
(这次行滇省人倒挺多,好在人也多相熟不怎么拘谨。朝中风云变幻以往与我们这些小辈无甚关系,但也要心里门儿清,不然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也只能说得上一句活该。听得一句,眉头一挑道)
:“学他?学他心脏吗?不干不干!”
(说完左右看看发现被话里带上那人不在才送了口气,不然不得没出四九就全武行走起了。)


楚云秀:

虽说你机敏,但心脏的事情总不能让文州全占去。
【抬脚装作再要踹他。剑与谋咒,如影随形,喻文州计策一起,他的攻势立马就至。名不虚传,无论是在官场还是在战场上,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直指对方弱势之处。老叶的心机比得上三十四岁在官场沉浮多年的前辈,这些年我们吃得苦头不在少数。】你和老叶斗赢过几次,说说?


黄少天:

:“说啥呢说啥呢,这和老叶那不一样!”
(虚躲一把左右跳了跳,早就习惯了这么瞎闹腾,离别也不能多两分愁绪,笑笑闹闹一个回转人不还都在这。一听这句话本是坐下喝水也拍案而起,站了愣了一瞬和着慢半拍的笑声开口)
:“至少我屡败屡战好吗!你们在场的自个儿侃侃,谁有这个勇气和他战个百八十回合的——除了我!阿切总有一天我会十成十全赢回来,姐姐你就等着看吧!”


楚云秀:

【不知是谁在身后嘀咕“说的好像你们赢过他很多场似的”,带上韩文清,和他争斗十年,又赢过几次。回首笑瞪了其一眼,扭头看眼前小子又是拍案而起又是跳脚,真想抬脚踹过去让人站直。】

办过公事闲暇功夫,若是有戏文册子,多给我和沐橙带些。
【不远处沐橙和老叶、以及旁边的青年在说些什么,满目不舍得模样。】

册子看得快,三两天就看完,你不许偷懒不带。


黄少天:

:“谁提的老韩?来来来,站出来我拿他磨磨冰雨。让说老韩了吗?我说的是你们自己!自己说自己!”
(抬脚踩上长凳对着在场的吼两句,又哄着在场的皆是一碗酒下肚。听得一句话本子不由得苦了个脸)
:“我说云秀姐,你这是当弟弟我行脚商吗?不不不,就姐姐那看书速度,我就是整箱整箱地运过来都不够你看啊。饶了弟弟吧。”
(周遭人起哄一件件数云秀姐平日对我的照顾,说我不厚道,听着听着就只好装着一脸委屈张手在碗上比比)
:“那就这么多!只带这么厚的!多的没了!”


楚云秀:

【自己不过一说,瞧瞧那边的册子同帝都的有什么不同,有什么新奇的故事。想必沐橙也托老叶帮他带,到时候看完就找她借来看好了。】

一言为定,驷马难追,今天大家都在场作证。
【这里说归说,临别之时谁也不想哭哭唧唧,周围一片欢乐。真枪匹马提刀上阵才能见分晓。见他一碗又端起来,眼睛一横那过来敬酒之人,把碗放下,道。】

你即将上路,又为主事人之一,多少眼睛在看,少喝几碗,意思意思够了。


黄少天:

:“行行,不就这么点儿,带,肯定带。”
(说罢拿手比了比,还把眼睛一眯学了一把隔壁的王杰希,罢了就有人听到“反了反了挤错边儿了”不由一乐)
:“意会意会!这不和他凑个对称吗?行吧我这人也不嗜酒,姐姐都开口了我也就把这碗干了也不喝了。来来来,兄弟们一起!”
(把酒满上左右一敬,赶在姐姐开口前下肚,罢了把碗一放对人眨眼)
:“不喝了,真不喝了。”


楚云秀:

你是不是又看什么册子,上面写着什么王大眼之类的?
【一听他提王杰希,噗地笑了。老叶偶尔喊几声大眼,老王府里人战战兢兢,一个眼神递过来便各自就位,不敢再动,可坊间不受老王控制,茶馆酒肆,人们饭后谈资,连同本子册子里说的远远不止这些。】小心说曹操,曹操到,老王这次不去,下次说不定和你们一同办事。


黄少天:

:“我可不看你们姑娘家的话本子,不过是坊间听得罢,传来传去茶馆随便坐坐都能听见。”
(坊间都说我和老王不对付,街上见着都能打一架,其实也就是朝堂上两家不对付,私底下不还是四九城一起闹腾的哥们儿。一句听得不乐意,张口就来)
:“怕什么!他可不姓曹——他姓王!名——大——眼儿!”
(这会儿可是十足的扯皮了,旁人唬道“王家少爷来啦!” “这要是让人听着又要打得鸡飞狗跳,黄少你不用走了罢”,扬起剑鞘弧去往他们那头扫了扫)
:“我告你们啊,今个儿谁胡言乱语的,等我记下名字回头一个个上门递战贴去,不许不接啊!”


楚云秀:

如此看来,你小子今日所言,回来时老王恐怕不打算以后让你去他府上作客。
【周围聚集着一群人,都拿他与王杰希以往那些事情打趣。自朝堂往下,虽为各自利益而争,实质上却为帝都的公子哥,没过几天又恢复以往。】真的不看?你不在时我去你府上搜几本出来,你信不信?
【那边老叶和青年已上马,想是时辰已到,郑重万分。】万事小心,一切顺利。


黄少天:

:“本来两家都不对付,我还去他家做客作甚?我这是自讨没趣吗?”
(朝堂上的事情难说谁和谁是一道儿的,私交是一回事儿,朝堂上又是另一回事儿,但有的时候不免也是个借口。扬眉一笑,又道)
:“这就不好说了啊姐姐,虽说我未成亲,但又不是说我黄府无女眷,有话本子算得上稀奇事儿吗?再说,没有我领着,你可进的我屋子?”
(看云秀姐扭头看老叶那头,也把剑往腰上一搁,听得一句作揖回道)
:“那是自然!云秀姐,后会有期!你在京城,也要保重啊。”
(正巧蓝河将马牵来,与人说罢便撩袍上马。)


楚云秀:

【今日长亭,明日滇南,相隔遥遥,可念而不可观,闻马鸣嘶啼,端酒盏,敬向远行人。年少人上马,复朝堂之上模样,冷静,而不动色,披甲着长缨,身姿不凡,佩剑冰雨,名剑之一,系于腰间。】
你放心,还未到分出胜负的一刻,各方势力相互牵扯之,帝都中不会出什么大事。


黄少天:

(朝堂之事难分胜负,前招后招,招招环环相扣。此次一行滇省,就单看这人这事,背后算盘多少摸得着几颗算珠。要说出什么变故,估计不是我们这头,就是等我们回来之后罢。摇了摇头笑道)
:“要说这事情分个明明白白的胜负?云秀姐还是看话本子罢。”
(半真半假笑闹一句,没等姐姐接口抽我,大笑一句再会,扬鞭跟上前头的队伍,呼啸而去。)

评论
热度(10)
  1. 之简陆九公子 转载了此文字
    (´・ω・`)人生第一次晒戏…?来来来,关注原po那个有毒的段子手

© 陆九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